欢迎光临吉林城市新闻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要闻

深度| 加沙战火烧至黎巴嫩?哈马斯元老级人物在黎遭无人机暗杀

摘要:暗杀事件发生后,持续近三个月的本轮巴以冲突或迎来“危险升级”。


哈马斯办公室被无人机炸出了一个大洞

在一声巨大爆炸声中,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(哈马斯)政治局副主席萨利赫·阿鲁里宣告死亡。据新华社报道,当地时间1月2日,哈马斯在黎巴嫩贝鲁特南郊的一处办公室遭无人机袭击,此次袭击据信是以色列所为。

阿鲁里是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身亡的最高级别哈马斯成员。他的死亡意味着什么?对于持续近三个月、战争外溢风险不断加剧的巴以冲突,阿鲁里之死又将造成什么影响?

阿鲁里是谁?

当地时间1月2日,在位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郊的一个居民区内,哈马斯办公室被无人机炸出了一个大洞。

此次袭击造成阿鲁里等6人死亡、多人受伤。死者还包括哈马斯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的两名领导人。

此次遭到暗杀的阿鲁里,是此轮巴以冲突以来,首名遇袭身亡的哈马斯高级政治领导人。

据悉,阿鲁里现年57岁,是哈马斯元老级人物,被视为卡桑旅的创建者之一。

阿鲁里出生于约旦河西岸,1992年起遭以色列关押近20年。2010年,他被以色列释放,但被迫流亡,此后辗转于黎巴嫩、土耳其、卡塔尔等地。

2017年,阿鲁里被选为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的副手,随后被任命为哈马斯“二号人物”。

外界将阿鲁里视为哈马斯的“大脑”,认为其主要负责哈马斯在约旦河西岸的行动。以色列指认他多年来在幕后策划多起针对以色列的袭击,早已威胁要“清除”他。

在外交方面,阿鲁里也在加强与黎巴嫩真主党的关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,被视为哈马斯与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之间的联络人。

近期,在卡塔尔和埃及的停火斡旋中,阿鲁里也是“谈判核心人物之一”。他多次担任哈马斯发言人的角色,称不会在加沙地带的战争结束前,进行被扣押人员的交换。

对于自己的死亡,阿鲁里也早有准备。

他去年8月曾表示,知道自己是以色列的暗杀对象,但并不惧怕,“我正在等待殉难,我认为我已经活得太久了”。

“定点清除”

对于此次袭击,哈马斯和黎巴嫩都已指认是以色列所为。

哈马斯政治局成员里什克说,以色列暗杀阿鲁里是“懦弱行为”。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则表示,以军这次行动只会让哈马斯“更强大、更坚定”。

黎巴嫩总理米卡提说,这是“以色列犯下的新罪行”,目的是让黎巴嫩进入新的对抗阶段。

但以色列政府和军方并未对此发表评论。以色列军方发言人哈加里只表示,以方将继续打击哈马斯,并做好应对任何情况的准备。

“对以色列而言,剿灭哈马斯是作战的首要目标,其中不仅包括消灭哈马斯作战能力,也包括在全球范围内追杀哈马斯领导人。”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教授牛新春说。

牛新春指出,以色列在冲突之初已列出哈马斯最重要的15名高级领导人。阿鲁里是其中之一,也是冲突以来确定死亡的唯一一人。

他表示,目前除加沙地带外,哈马斯领导人还分散在黎巴嫩、卡塔尔、埃及和土耳其。由于以色列在临时停火谈判等问题上有求于卡塔尔和埃及,预计位于黎巴嫩和土耳其的目标将是其主要追杀对象。

实际上,以色列以“定点清除”的方式暗杀哈马斯领导人,并不罕见。


黎巴嫩首都一地遭以色列飞机空袭后燃起大火

2004年,哈马斯创始人及精神领袖艾哈迈德·亚辛就遭以色列暗杀。同年,哈马斯领导人阿卜杜勒·阿齐兹·兰提西也死于以军之手。此外,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领导人叶海亚·辛瓦尔也长期位列以军“黑名单”榜首,但尚未被以军找到。

阿鲁里之死对哈马斯和以色列意味着什么?

牛新春表示,阿鲁里和其他位于加沙地带之外的哈马斯领导人均为政治领导人,但包括穆罕默德·戴夫、辛瓦尔在内的地面作战指挥官则留在加沙。因此,阿鲁里之死可能对哈马斯的领导力和国际影响力产生影响,但不会对加沙地面作战产生实质性影响。

对于以色列而言,杀死阿鲁里的象征意义也可能大于实际。

美国阿拉伯中心研究主任伊马德·哈布(Imad Harb)就直言,此次袭击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急需的胜利,只是“以色列军队和政客的一项成就”。

“危险升级”?

舆论担忧,袭击事件发生后,已持续近三个月的本轮巴以冲突或迎来“危险升级”。

目前,外界正将目光投向黎巴嫩真主党。此轮冲突以来,黎巴嫩真主党多次袭击以色列目标以策应哈马斯,以方则回以空袭和炮击。

在袭击蔓延至贝鲁特后,黎巴嫩真主党在一份声明中说,此次袭击“不会没有回应或惩罚”。当晚,真主党已向以色列北部和黎以临时边界拉米姆岭多地发射火箭弹。以军则对黎巴嫩南部发动炮击。

伊朗和其他武装组织的反应也备受关注。

与哈马斯结盟的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(杰哈德)已表示,以方将为暗杀阿鲁里受到“惩罚”。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则称,阿鲁里之死在地区乃至世界都“无疑会引发”新一轮反以行动。

以色列方面似乎试图为事件降温。以总理高级顾问雷格夫1月2日表示,无论袭击是谁所为,这只是一次“精确打击”,只针对哈马斯成员,不针对黎巴嫩和黎巴嫩真主党。

阿鲁里之死将对本轮巴以冲突造成什么影响?牛新春认为,袭击事件将让局势更趋复杂化。

一方面,这将让哈马斯与以色列的临时停火谈判更加困难,实现全面持久停火的可能性也越发渺茫。

目前,冲突双方正在埃及、卡塔尔斡旋下,就新一轮临时停火进行谈判。然而消息人士称,受阿鲁里之死影响,哈马斯已通知冻结与以色列的“任何谈判”。

牛新春表示,这意味着埃及近日提出的停火方案预计也将遭拒。该方案提出,将通过三阶段实现全面停火,一是停火两周,二是由埃及发起“巴勒斯坦民族对话”,三是实现全面停火。“但以色列的做法已表明,仍要落实全面消灭哈马斯这一目标,不会通过谈判来结束战争。”

另一方面,以色列与黎巴嫩南部的紧张局势也势必将升级。但是否会如外界所说,引发黎巴嫩真主党的猛烈报复,甚至双方爆发全面冲突,牛新春认为目前仍难以预测。“以色列主要针对的仍是哈马斯,因此在北部开辟一条大规模作战的新战线,可能性并不高。”

不过,近期动向也显示出,以色列对于与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冲突升级并不感到特别担心。

牛新春指出,以色列已预测到杀死阿鲁里将导致与黎巴嫩关系恶化,并招致真主党报复,但仍一意孤行。以色列领导人近日称,如果黎巴嫩真主党不退回到黎巴嫩南部缓冲区以北,将主动采取军事行动。此外,以色列近期先是对叙利亚大马士革发动空袭,打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顾问穆萨维,后是在黎巴嫩炸死阿鲁里,都让局势更趋紧张。

外溢风险

随着战事持续延宕,不仅加沙局势令外界揪心,冲突外溢的影响也在牵动全球神经。


2023年12月31日,人们在位于加沙城希法医院后院的集体墓地悼念逝者 图片来源:新华社

战场上,以军不仅在加沙中部、南部加强进攻,还在持续对黎巴嫩真主党和叙利亚的目标发动空袭。

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近日说,以军正处于多线作战,受到来自加沙地带、黎巴嫩、叙利亚、约旦河西岸、伊拉克、也门和伊朗的袭击,并在其中6个战场采取行动。

红海局势也仍在升级,扰乱全球供应链。1月1日,伊朗海军驱逐舰驶入红海。而在前一天,美军在红海水域击沉三艘也门胡塞武装船只,导致10名武装人员死亡。美国还在考虑直接打击胡塞武装在陆地上的基地。

在伊拉克境内,伊拉克民兵武装与美军也冲突不断,美军报复式袭击为中东地区“火上浇油”。

如今,阿鲁里之死又给地区恩怨添上新的一笔。联合国方面就警告称,本轮巴以冲突存在从加沙地带外溢到更大范围的危险。

“战事拖得越长,本轮冲突外溢的可能性就越大。”牛新春说。

近期局势已表明,战事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可能长达几个月甚至一年。牛新春认为,尽管以色列已拿下加沙北部并降低打击力度,但在加沙中部、南部和靠近埃及边境的拉法地区,战事远未结束。近期的一系列事件也让巴以冲突的外溢风险进一步上升。

“然而,从目前来看,主权国家直接卷入冲突的可能性仍很低。”牛新春指出,目前卷入冲突的也门胡塞武装、黎巴嫩真主党、伊拉克真主旅等都是非主权国家的民兵组织。即便冲突外溢,也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与黎巴嫩、以色列与伊朗、伊朗与美国之间,将会爆发全面战争。

(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吉林城市新闻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阿里云服务器
Copyright 2003-2024 by 吉林城市新闻 cc.csrib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关注我们: